FuFu

【茨鹿】昼【二】、【三】

我今天真是高产似那啥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(二)
那只鹿的脚受了很严重的伤,虽然能勉强站起来,但要跟着茨木走回去却是不可能的。所幸那笼子下带了四个轮儿,茨木一手拉了铁链便走了。

“放我出去。”突然听见身后传来声音,介于少年的稚嫩和青年的清脆,仿佛变声期一般,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喑哑,不带感情甚至是命令一般的语气磨得人心头一颤。

茨木不由得嘴角一扬,“汝可是吾花了大价钱买来的,已经是吾的所有物了。”

此刻,另一边,小贩捧着钱袋里一块块的碎石头,傻了眼。

“我看你也不是凡人,现在放了我,我便不追究了。”

茨木不答,甚至起了一丝恶作剧的心思。

“我本是森林的守护神,我的家园被人类破坏,子民被箭矢射杀,连草木也被烧光了……我必须复仇。”少年猛然抓住笼子,铁链发出脆响。“放了我。”

“哦?原来是守护神大人啊。”茨木揶揄地笑着,故意带着笼子往人多的地方走,很快吸引了很多路人的注目,那些意味不明的眼光又开始贪婪地聚集在他身上。

“……”小鹿刻意地忽略周围的人,双眼直直盯着前面人的背,仿佛要在上面灼出一个洞来。说不屈辱是假的,以前一方水土都被他庇佑,现在却被关在笼子里,如此狼狈地任人赏玩,更何况这些人就是毁灭森林的罪魁祸首。

森林的守护神被亵渎的感觉如何?茨木坏心眼地想着,回头看了一眼。

果然,很美丽。



(三)
把笼子打开后,茨木便自顾自地在一旁坐下,倒了杯茶喝起来。

小鹿看了他一眼,又打量了一下屋子,慢慢扶着笼子站起来,牵动后足的伤口疼得他有些趔趄,但还是隐忍着慢慢走出笼外,铁链使他无法走得更远,便挨着笼子坐下。

“我很感谢你救了我,待我复仇之后,会尽我所能报答你的恩情。”他缓缓开口,看见茨木饮茶才发觉喉头干涩,已经好久滴水未进。

“哦?汝能怎么报答吾?”茨木饶有兴致地挑眉,缓缓转动手中的茶杯,里面的茶好几次差点淌出来。

“你想要我做什么都是可以的。”看见他此举,小鹿皱了皱眉。

“可是现在的汝不过是一个寸步难行的阶下囚罢了,又如何能复仇。倘若汝真有那份力量,也不会被逼到这个境地吧。”

“……就算……就算要送掉自己的性命,我也要为我的族人复仇。”小鹿握紧了腰间的小鼓,眼中怒火又隐隐燃烧起来。

“既然这么想死,那吾就成全你好了。”茨木放下杯子,走到小鹿面前,伸手一把扼住他的咽喉,逐渐使力收紧。

呼吸越来越困难,小鹿抓住茨木的手想要掰开,然而他力量大得惊人,最后只得无力地抓住。小脸逐渐发紫,痛苦地皱紧了眉毛,四肢开始轻轻颤抖。

此时茨木才松开手,放任小鹿大口呼吸,止不住地额咳嗽。

“夺走汝的性命是如此轻而易举的事情。”茨木用手指缓缓描绘着小鹿颈上那片青紫的勒痕,将指甲停留在喉结处缓缓向内刺压。“如此脆弱……”

“……咳咳……”小鹿眼中突然燃起了斗意,一把挥开茨木的手,也不管指甲破开白皙皮肤流下一缕血丝,扬起鹿角冲茨木毫无防备的腹部撞去。

“……好险……”茨木一惊连忙躲开,讪笑着舔掉食指上沾到的血液,“真是个性子刚烈的小东西。……但就是这样……才让人更想磨掉汝的傲气。”

茨木端起茶水含了一口,一把揪住小鹿头上的角向后拉去。要害被人抓在手中,小鹿吃疼张开嘴,茨木趁机堵了上去,用舌头引着茶水缓缓度过去,趁机在里面翻搅,带着茉莉香味的液体不断从小鹿嘴边溢出。

“唔……”

小鹿伸手抹掉嘴边的茶水和血迹,眼神不善地看着茨木。

茨木摸摸嘴边的伤口,将茶壶往前一推。

“多谢款待。”



评论

热度(3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