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uFu

【当式神们上非诚勿扰】【恶搞全员】

【当式神们上非诚勿扰】
(作者脑子有坑 )
(恶搞向,全员玩坏)
(cp:一目连x小鹿男 茨木x酒吞)
看到非诚勿扰上有个男嘉宾cos狗子所以打算全员玩坏
以下正文-=≡ヘ(*・ω・)ノ
 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 鼓点的节奏噼里啪啦,闪光灯的跳跃让整个红色调的舞台气氛都暧昧了起来,bgm里不时传来撩人的喘息声,令后台的女嘉宾们脸红心跳。

    “观众朋友们晚上好,欢迎来到非诚勿扰!主持人——小白是也!”白色的狐狸轻巧地跃上舞台中央,摇摇蓬松的大尾巴冲着观众转了一圈。“掌声欢迎我们的情感顾问,分别是平安京最强大的阴阳师——晴明大人!”

      被点到的人打开扇子掩住面庞,微微一笑颔首示意。

      “以及箭术超群,百步穿杨的博雅大人!”

      博雅苦笑着回应观众,一边艰难地保持微笑一边用只有两人能听到的声音问晴明:“……我们到底在做什么……?”

      “很有趣,……不是么?”晴明眼角微弯,转头继续看着小白。

       博雅重重地叹了口气,每次露出这个表情就意味着他在打什么主意,晴明的想法有时还真是捉摸不透……

     “接下来让我们隆重请出今晚的几位英俊的单身男士们!”

      一阵急速而激昂的鼓点敲击着耳膜,男嘉宾们从舞台中央出现,依次走向自己的站位,现场的气氛顿时热烈无比。

      “哇哦,今晚的男士们真是英俊非凡,台下的一些女观众们已经开始尖叫了,那请你们先介绍一下自己,先从1号男嘉宾——大天狗先生开始。”

       “参上,吾名大天狗。”

       镜头转向长有黑色羽翼的男子,他一脸严肃,黑色西装穿得一丝不苟,额前碎发全部梳上去的造型衬得精致的五官充满禁欲的气息。 他带着冷漠的眼神扫视全场,凑近话筒,在众人的期待下缓缓张开薄唇。

       “我就是正义的化身。”

       ……诶?

       “我要所有人都臣服于我!我要给世界带去新的秩序!”大天狗的眼神露出一丝狂热。

       诶————?!!

        整个会场都突然安静了下来,博雅忍不住捂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 “感……感谢大天狗大人,节目禁止宣传宗教主义,导播把刚才那段掐掉。咳咳……有请2号男嘉宾——茨木童子!”

        众人松了一口气,看向白发金瞳的男子,他身披铠甲,体型高大,气势逼人,很是有压迫感,但无可挑剔的长相依旧令人心动不已,想要依偎在那怀抱中。

         面对热烈的眼神,茨木嘴角翘起。

        “他!就像一片混沌中的明亮灯塔。他!实力超群,头脑聪明,还冷静谨慎得令人可怕!”……“这,就是吾的挚友,酒吞童子!君临妖族巅峰的男人!”说到激动处,茨木一拍桌面,站台立刻破了一个大洞。

        “额……茨木童子,……那个……酒吞童子是四号嘉宾,请你介绍一下自己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   茨木皱了皱眉,显然有些不爽。

        “吾乃茨木童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 博雅转头示意晴明,“这样子真的没问题吗?”却看见那人笑得花枝乱颤,强忍着不发出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 你高兴就好。

        “下面有请三号男嘉宾——一目连!”

       男人面庞冷峻,身上缠绕着一头金龙,整个人散发出一种不言自威,不可亵渎的气氛,给人的感觉十分强大可靠。他环抱着手臂,正在闭目养神,好似这一切都与他没有关系。

       “一目连先生?”见他久久不发言,小白出声询问。

      “我这几百年,都没什么好说的。”

       就算是小白此时也有些撑不住了,你们就不能好好自我介绍吗?!

       “额下一位四号嘉宾——酒吞童子!”

       一头炫目长发似燃烧的火焰,背上挂着一人高的大葫芦,上书一酒字,此人身份一看便知,张扬不羁,性如烈酒。

        酒吞一挑眉,“本大爷的身份无人不知!”

       言下之意我还需要介绍吗?

       你当然不用,小白翻了个白眼,茨木早把你吹得天下皆知了。

       啊……我要涨工资。

      “有请下一位男嘉宾——荒川之主。”

       锦衣华服昭显来人身份的高贵,蓝色皮肤也让人自然联想到那广阔河川。似乎不悦于被人打量,他收起扇子一挥手,隐见怒意。

      “吾乃荒川之主,只有心镇此一方水土,更无他意照拂旁人。”

      “恕我直言,既然如此请问你为什么参加这个节目?”小白生怕一个不小心就惹怒了这个性躁的大人。

       “与人有约。”

      博雅顺着荒川的眼神看到身边的晴明笑得一脸意味深长。

      “感谢荒川之主,额他同时也是我们节目的赞助商,全国最大的鱼塘承包商,财力雄厚,各位女嘉宾千万不要错过。下面有请最后一位男嘉宾——小鹿男!”

      美丽的少年额头一块心形朱砂,更显肌肤胜雪,形状姣好的鹿角像雕刻而成的艺术品,绿色的萤蝶在周围缠绕,简直是误入凡间的天使。

      “大家好,我是小鹿男,是鹿族,虽然相处起
来可能有些困难,但是请多指教。”他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头。

      啊……真美……。天使,和其他几位比起来真是天使。

      “以上,就是我们今天到场的六位男嘉宾。感谢天狗干洗连锁,天狗干洗,速洗速干,你,值得拥有!”

       等等。??!

      “感谢葫芦酒集团赞助,葫芦酒,葫芦酒,越喝越有。”

      “感谢荒川鱼塘承包处,这片鱼塘,我为你承包了!”    
      “感谢三只镰鼬坚果食品有限公司!”

      “感谢风神平安保险公司,感谢以上几位赞助商,谢谢!下面有请今晚到场的女嘉宾!”

      原来都是赞助来的吗?博雅颤抖着打开一罐葫芦酒一饮而尽,我不管了爱咋咋滴!

      随着音乐响起,升降机上下来一位异国美女,金发碧眼,身材玲珑有致。

      “来,这位女嘉宾,请你介绍一下自己。”

      “哦我想补用了。”美女一耸肩,“我是为了次木痛子而赖德。”

       台下一阵起哄,茨木一脸理所当然的表情。

       “真是愚蠢的女人。”荒川轻摇折扇。

      “但仙在刊来,他是为了旧吞痛子而赖的,这在我们锅家是很症常的事情。虽然我恨遗憨,但我害是很开心。anyway,forget about this。”

        站台上的茨木老脸一红。

       “喂笨蛋你脸红个什么劲儿啊给我好好解释啊!”酒吞不知怎么也脸红了起来,抄起话筒就要砸过去。

       “噗嗤。”茨木马上捂住嘴但还是不小心笑出了声。

       “别这样啊会被误会的……”酒吞扶着额头声音渐低,双颊透着可疑的红晕。

       一时场上的氛围暧昧了起来。

      “恭……恭喜男男嘉宾牵手成功?”小白一脸懵逼。
       二脸懵逼。
       五脸懵逼。
       百脸懵逼。
       对角懵逼。
       本征懵逼。
       Taylor懵逼展开。

       “额请问两位顾问有什么看法?”

       “甚好甚好。”晴明收起扇子露出标准的笑容。

        “呃……”博雅脸上一团酡红,打了个长长的酒嗝。

        “那让我们感谢女嘉宾的成人之美!谢谢!欢迎下一位女嘉宾!”

        “大家好,我叫冰晶蝶灵· Q·紫梦雪雅殇雪.璃莹殇·安洁莉娜·樱雪羽晗灵·血丽魑·魅·J·Q·安塔利亚·伤梦薰魅·海瑟薇·蔷薇玫瑰泪·羽灵·邪儿·凡多姆海威恩·夏影·琉璃舞·雅·蕾玥瑷雅·曦梦月·玥蓝·岚樱·紫蝶·丽馨·蕾琦洛·凤·颜鸢·希洛·玖兮·雨烟·叶洛莉兰·凝羽冰·泪伊如冰落·殇心樱语冰凌伊娜·洛丽塔紫心爱·蝶梦如璃紫陌悠千艳·优花梦冰玫瑰灵伤如爱·晶泪墨阳云筱残伤雅·琉璃爱梦莲泪·冰雪殇璃陌梦·爱樱沫渺·落璃琴依语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 半个时辰以后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……·安娜·黛丝·艾曼妲·眉纱御寇·安。非常感谢大家,今天能来到这里我很开心!”

        “……zzzzzzzzz”

        “主持人先生?”

        “……ZZZZZZXXXXX……啊,对不起……感谢这位女嘉宾的自我介绍。”小白抹了把口水。

        “各位男嘉宾有什么想问的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你是蛇妖吗?”。酒吞

         “吾觉得清姬跟她长得不像。”茨木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清姬啊,我需要力量,跟我一起去正大义吧!”大天狗。

          “太过分了!怎么能说别人是蛇精呢?人家是正宗的八国混血哦,混血你们造吗?……不要欺负人家中文不好哦,不要以为大眼睛高鼻梁瓜子脸就是整容吼,人家是纯天然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好,来看看各位男嘉宾对这位女嘉宾印象如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 咻咻咻咻咻咻。

          全员灭灯。

         女嘉宾怒气冲冲地走了。“你……你们一个个都gay里gay气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让我们欢迎今晚到场的最后一位女嘉宾!”哦终于要结束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 上来一位看起来很文静的女孩子,穿着简单大方,简单地一番自我介绍后,她害羞地说:“我,……我是为了小鹿男而来的!”

        站台上的人一惊,脸上顿时飞上两朵红云。

       “哦~是为了小鹿男先生而来的。”

       “对!他……实在是太可爱了!”女孩子一脸期待地看着台上。
     
       “哇哦,这可真是热情的告白。”

    一目连装作不经意般抬眼,小鹿男将手放在嘴边,故作掩饰地轻咳两下,早已像只熟透的虾子。

     “对……对不起,但是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。”听到这句话一目连收起了正要加在他身上打算把他遮起来的风符.护。

       所以你们一个两个都已经有对象了还跑来相亲节目是吗?

      小白心很痛。

     “这样啊……那就没办法了呢……是怎样的人呢?”

      诶——?你就没觉得可疑吗?有对象还来相亲诶!?

      “是……其实是一目连大人!”少年紧闭着眼握着拳像是用尽全身力气般地大喊出声。

      诶——?!!现场告白吗?而且对象还是另一个男嘉宾?

      应该说又是男的吗?你们到底为什么要来这种相亲节目啊!你们应该去那个同志交友网站啊!

       一目连万年不动的冰山脸上裂出了一丝笑容。

      “哦……”现场一片唏嘘,片刻后所有人一起鼓起了掌。

       诶——?!!你们不感到惊讶吗?这么快就适应了状况吗?!我都快要昏古七了啊!

      “恭喜酒吞童子,茨木童子,一目连,小鹿男分别获得马尔代夫双人游!感谢几位赞助商的大力支持!感谢大家收看今天的节目,我们再不相见!”
     
     
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

昼【五】

(五)
    少年握住脖子上纹丝不动的手,奋力呼吸着,抬腿想要再蹬一次。茨木便皱眉加大了手上的力道,就着这个姿势将人半抬起来重重摔在地上,后背传来的火辣疼痛让小鹿闷哼一声,暂时失去了反抗的能力。

    “鹿……应该是一种温顺的动物。”茨木一边说着,一边从小鹿身上过长的亵衣上撕下一块,再用牙齿咬着撕成几长条,另一只手始终牢牢攥住纤细脖颈。

    “唔……”说不出话的少年咬着牙,眼睛里燃烧着火焰。

    茨木放开手,用布条把少年的双手绑起来举过头顶,俯下身直视他双眼,伸手挑衅地拍拍他的脸颊,“不错的表情呢。”然后用布条把他的四肢也分别绑起来。

    过程中少年自然是依旧不服地挣扎,绑好后茨木也不由得长吁了一口气。

    “放开我!”

    “真是好风景。”怀抱双手微笑着打量地板上毫无反抗之力的少年,茨木心情大好。

    “放开……!你这个无礼之人……!”随着挣扎,少年的手腕上已经可见淤青。“我才不是什么宠物!我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去做,没空陪你玩什么宠物游戏!”

    “哦?”蹲下身好整以暇地理理衣服。

    “所以说……不是说了我要为森林的同伴复仇啊!我背负着他们的性命和希望啊!”少年苍白的下唇咬出了一丝血色,不甘地偏过头去,愤怒的嘶吼后声音微微颤抖。“……你是不会明白的……”

    “性命……和复仇?”金瞳的妖怪眯起了双眼,“吾倒觉得,什么都不懂的是你。”

    “什么……”

    “就凭你现在这副样子?”

    感觉到面上笼罩下一片阴影,少年抬眼看着压在身上的妖怪,不……魔物。

    茨木忽然笑了起来,露出尖利的虎牙,好像随时能将猎物撕碎一样的锋利,他伸出舌头舔舐了一下唇角,笑得更加令人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 “说到底你的森林之所以落到这般田地是因为你吧?明明身为守护之神却这般弱小,连人类的入侵都抵不过,都自身难保了,还要庇佑子民?”

      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 指甲挑开衣衫,顺着胸前的红痕一路向下,在绑起来的四肢上流连。

    “连森林也被烧光了还自称守护者,你还……真敢说呢?啊……”好像想起了什么似的,茨木故作天真地将食指抵在唇间,“难道说,你的子民明明可以逃走,为了保护你反而送掉了性命?”

     见少年眼里火光更盛,茨木嘴角的弧度越发张狂。“看来吾猜对了。”好似听到了很好笑的事情,他笑得身体轻轻颤抖起来,“都这样还以守护者自居,你也太不知羞耻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 无法反驳……

       脑子里窜出之前平静生活的一幕幕……大概是因为太过安逸,所以忘记了危险……

       不……他说得对……是我太弱小了……

     “而且……他们拼死也要换来的希望……就这样被你葬送掉了……”

     感觉到颈边呼出的热气和湿滑的触感,胸前一边的红点被把玩着,不时被那人细长的指甲掐弄。

    “你在……唔……做什么……”

    利齿刺破皮肤,温暖的液体涌出,被茨木尽数吞下。

    “说什么背负着性命,复仇……也不过是为自己蝼蚁一样的力量而不甘找的借口罢了……”

     舔舐着手指上的血液,茨木脸上的表情突然消失了,冷冰冰的薄唇一张一合,淡淡地吐出一句“渣滓……”

    少年觉得自己切实体会到了,什么叫做恐惧。被那双金瞳桎梏,被那副利齿撕裂,这个人……可以轻易取走自己的性命……想想就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 “哦……你现在的表情更好了,终于体会到了吗?”笑着在手上聚集起一团紫色的雾气,掐住少年的脖子轻轻摇头。“有点可惜……只是现在明白已经晚了。”

      看着那只手慢慢抬起,小鹿仿佛看到接下来那股巨大的能量在自己身体里肆虐,血管爆裂开来的样子,不由得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   大家……抱歉……

       轰得一声巨响,鼓膜突突震动得好像要破裂,预想中的疼痛却没有到来。

       “怎么样?体会到了吗?……活着的感觉。”那只妖怪咧开嘴角,上面还沾着自己的血。

       “这可是只有将死之时才能体验到的宝贵经验。”

昼【四】

(四)
茨木走之前叫了几只天邪鬼青给他包扎一下,就去找挚友喝酒了,可心里一直放不下,一壶之后便告辞。

进门看见那几只小妖怪围在门口,偷偷往屋里张望,不停叽叽喳喳地说着什么,脸上透着可疑的红晕,小风筝一晃一晃地飘。

“这么晚了还围在这里做什么?”茨木轻喝一声,用冷冽的目光一扫,几只天邪鬼青就打着颤下去了。

屋里的人已经睡着了,脚上的伤被厚厚的纱布包扎起来,还渗着点点殷红,身上的灰尘血迹也被擦洗干净,柔顺的皮毛又回复了光泽,银白的长发也被洗得一尘不染。这个屋里除了茨木就剩几只天邪鬼青,她们就找了茨木的衣服给他披着,过大的衣服松松垮垮地搭在身上。

茨木放慢脚步,走到他身边坐了下来。

这小东西洗干净了以后竟这样漂亮。

伸手顺着纤长的睫毛向下,茨木细细描绘着那张小脸,又回味起白天那嘴唇的柔软度。把手放在皮毛上,掌下传来温暖的体温,血管的颤动,抚摸的手感让人浑身舒畅。

也许是因为痒,小鹿的尾巴突然动了动,虽然只是微不可查的摇晃,还是被眼尖的茨木看见了。

嘴角的弧度不可抑制地弯起来。

玩性大发的茨木便伸手握住了那团绒球,轻轻揉捏起来。

有个这么漂亮的宠物好像很不错。

正这样想着,小鹿的腿突然往回缩了一下,接着整个人都开始抖起来。

茨木本以为自己把人扰醒了,却见小鹿仍在熟睡,只是眉头紧皱,紧紧地咬着嘴唇,额间浮起一层薄汗。渐渐地,他开始挣扎,手想要抓住什么似的向前方伸去,
腿也开始乱蹬,牵动铁链哗啦啦地响。

“不……不……”

做噩梦了吗。

茨木刚想把人拍醒,那双眼睛就突然睁开,带着愤怒,恐惧,屈辱和不甘,把他牢牢锁定。

虽然有铁链减轻了不少力度,茨木挡住腰部时手臂还是结结实实挨了一踢,吃疼呲了一口气。袖子一捞,上面已然青紫一片。

鬼王身体里暴虐的血液开始肆虐,金瞳里翻腾着怒火和征服欲。茨木看着还在喘息的小鹿,一手掐着他脖子把人按倒。

“不听话的宠物,需要好好调教。”

【茨鹿】昼【二】、【三】

我今天真是高产似那啥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(二)
那只鹿的脚受了很严重的伤,虽然能勉强站起来,但要跟着茨木走回去却是不可能的。所幸那笼子下带了四个轮儿,茨木一手拉了铁链便走了。

“放我出去。”突然听见身后传来声音,介于少年的稚嫩和青年的清脆,仿佛变声期一般,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喑哑,不带感情甚至是命令一般的语气磨得人心头一颤。

茨木不由得嘴角一扬,“汝可是吾花了大价钱买来的,已经是吾的所有物了。”

此刻,另一边,小贩捧着钱袋里一块块的碎石头,傻了眼。

“我看你也不是凡人,现在放了我,我便不追究了。”

茨木不答,甚至起了一丝恶作剧的心思。

“我本是森林的守护神,我的家园被人类破坏,子民被箭矢射杀,连草木也被烧光了……我必须复仇。”少年猛然抓住笼子,铁链发出脆响。“放了我。”

“哦?原来是守护神大人啊。”茨木揶揄地笑着,故意带着笼子往人多的地方走,很快吸引了很多路人的注目,那些意味不明的眼光又开始贪婪地聚集在他身上。

“……”小鹿刻意地忽略周围的人,双眼直直盯着前面人的背,仿佛要在上面灼出一个洞来。说不屈辱是假的,以前一方水土都被他庇佑,现在却被关在笼子里,如此狼狈地任人赏玩,更何况这些人就是毁灭森林的罪魁祸首。

森林的守护神被亵渎的感觉如何?茨木坏心眼地想着,回头看了一眼。

果然,很美丽。



(三)
把笼子打开后,茨木便自顾自地在一旁坐下,倒了杯茶喝起来。

小鹿看了他一眼,又打量了一下屋子,慢慢扶着笼子站起来,牵动后足的伤口疼得他有些趔趄,但还是隐忍着慢慢走出笼外,铁链使他无法走得更远,便挨着笼子坐下。

“我很感谢你救了我,待我复仇之后,会尽我所能报答你的恩情。”他缓缓开口,看见茨木饮茶才发觉喉头干涩,已经好久滴水未进。

“哦?汝能怎么报答吾?”茨木饶有兴致地挑眉,缓缓转动手中的茶杯,里面的茶好几次差点淌出来。

“你想要我做什么都是可以的。”看见他此举,小鹿皱了皱眉。

“可是现在的汝不过是一个寸步难行的阶下囚罢了,又如何能复仇。倘若汝真有那份力量,也不会被逼到这个境地吧。”

“……就算……就算要送掉自己的性命,我也要为我的族人复仇。”小鹿握紧了腰间的小鼓,眼中怒火又隐隐燃烧起来。

“既然这么想死,那吾就成全你好了。”茨木放下杯子,走到小鹿面前,伸手一把扼住他的咽喉,逐渐使力收紧。

呼吸越来越困难,小鹿抓住茨木的手想要掰开,然而他力量大得惊人,最后只得无力地抓住。小脸逐渐发紫,痛苦地皱紧了眉毛,四肢开始轻轻颤抖。

此时茨木才松开手,放任小鹿大口呼吸,止不住地额咳嗽。

“夺走汝的性命是如此轻而易举的事情。”茨木用手指缓缓描绘着小鹿颈上那片青紫的勒痕,将指甲停留在喉结处缓缓向内刺压。“如此脆弱……”

“……咳咳……”小鹿眼中突然燃起了斗意,一把挥开茨木的手,也不管指甲破开白皙皮肤流下一缕血丝,扬起鹿角冲茨木毫无防备的腹部撞去。

“……好险……”茨木一惊连忙躲开,讪笑着舔掉食指上沾到的血液,“真是个性子刚烈的小东西。……但就是这样……才让人更想磨掉汝的傲气。”

茨木端起茶水含了一口,一把揪住小鹿头上的角向后拉去。要害被人抓在手中,小鹿吃疼张开嘴,茨木趁机堵了上去,用舌头引着茶水缓缓度过去,趁机在里面翻搅,带着茉莉香味的液体不断从小鹿嘴边溢出。

“唔……”

小鹿伸手抹掉嘴边的茶水和血迹,眼神不善地看着茨木。

茨木摸摸嘴边的伤口,将茶壶往前一推。

“多谢款待。”



【茨鹿】昼【一】

茨木是在集市上第一次看见那双眼睛。

他被关在笼子里,浑身破败不堪,由于太过生烈,四足都被链子拴着,有一只还受伤了,小股地流着血。那一身光滑美丽的皮毛也灰蒙蒙的,身上到处布满血迹。即使被一群人围在铁笼外面围观,脸上沾满黑炭一样的粉末,嘴角还有青肿,他的头也抬着,骄傲如头上的犄角。

那双翠绿的眼睛里燃烧着愤怒的火焰,不屈的炽热,还有森林守护者那与生而来的高傲,想要复仇的欲望。这一切都让那双眼睛熠熠生辉。

真是纯洁,高傲又美丽的生物,想让人玷污。

复仇的怒火让他看起来更美丽,绽放出炫目的色彩,想让人放肆地征服,狠狠地占有,看见更复杂美丽的颜色。

越是高傲美丽越是容易挑起人的征服欲。围观的人都渐渐靠近,却又被那双眼睛震慑得停下脚步。

贩售的人搓了搓手,用鞭子抽了铁笼一下,金属发出震动的声音。“如何,这只鹿人,只要出个合理的价钱就可以带走,这么好的货色错过了可就没有了。”

“老板!你打算要多少?”已经有不少人带着贪婪的目光上去询问,一双眼滴溜溜地从上到下打量着笼里的人,那目光好像用舌头舔舐一般在他身上游走。

“这价钱可不便宜……”小贩贼兮兮地笑了笑,正搓着下巴思索着大捞一笔,面前推搡的人群却被拨开,出现一个高大人影,那人伸出一只不似人类的手扔给他一个沉甸甸的钱袋,金色的双瞳盯得他周身发冷。

“这只鹿,我要了。”

小破车后续😂😂😂茨鹿搞起来。微博链接 http://m.weibo.cn/5994860627/4043237741910656?sourceType=sms&from=106B195010&wm=9006_200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