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uFu

冷圈好冷

【勇狗】假如那天在河边,勇利的狗狗没有听话地上车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 男人满脸是伤,额头,脸颊,鼻梁和下巴都贴着纱布,嘴角和眼眶都挂着发灰的紫色淤青,一头毛茸茸的卷发也被海风吹得乱糟糟的,明明是一副看起来理应落魄得要死的样子。可是他兴奋模拟着出拳的动作,倏倏地,一拳一拳地打出去,每一下都带着风,棕色的虹膜里好像闪着光,看起来让人挪不开眼。

       勇利正看得出神的时候,那结着厚茧的拳头已经伸到了自己的眼前。

       “我想和你打一场实打实的比赛,”他的嘴角微弯,眼神却一直盯着勇利,丝毫没有动摇,“如果能和你一起,我可以一直坚持下去。”

       他换了个舒服点的姿势,脚踩着摩托车踏板,手放在身后支撑着身体,有些闲散地看着勇利,那让勇利想起了自家宠物蜷在沙发上一左一右甩着尾巴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 “你在为什么而战?”
     
       “······,为了实现那个人的梦想。”

      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,勇利觉得自己说完以后,男人脸上的表情一瞬间由惊讶变得有些挫败,他低头别开了视线,沉默突然在周围蔓延。

       兴致缺缺的勇利吹了一声口哨,打算带上自家宠物离开。那家伙一直兴奋地蹭着男人的小腿,尾巴摇个不停,在他脚边转来转去试图吸引注意力。

       也许这就是同性相吸?

       听到了勇利的口哨声以后,它不但没有跟上,反而咬住了男人的裤管,喉咙里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,一副不管怎样都不会放开的架势。

       “······到底是谁养的狗····”勇利叹了口气,无奈地走到男人面前,低头略带警告地再唤了一声,小家伙立刻发出委屈地呜咽,乖乖地松开牙,但还是紧紧贴在男人的脚边。

       出于礼貌,勇利本想和男人打声招呼,再来几句野狗下次擂台上见的挑衅作为告别,男人却好像感觉到什么似的漫不经心而又突然地抬起头看着他。

       一对上视线,勇利张口却什么都没说出来。他的眼睛实在太过漂亮,勇利不得不承认,从第一次见到,就被里面的光给吸引,两人的距离很近,现在他得以从里面看见自己呆愣的表情。

       男人却捧着肚子大笑起来,笑得眼睛都湿漉漉的,看起来更亮了,“什么啊,家犬,你的狗完全不如你听话嘛。”

       他的身上有一股很好闻的味道,说不清楚是什么,但勇利觉得这种味道,不讨厌。

       于是话到了嘴边却突然变了样。

       “要不要······喝一杯?”

       “好啊,可不要喝到最后哭着求饶啊。”Joe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,将邀请视作挑衅。

       当勇利拎着两大袋听装啤酒回来的时候,他正双手交叉枕在脑后,靠在摩托车上吹着小调,腿不老实地搭着栏杆,肚子上一坨毛茸茸的肉球。拉开金属扣仰头解决一听以后,长腿一迈把易拉罐踩扁,Joe转头带笑看着同样靠着摩托车的勇利。“说要请喝酒,我还以为会去酒吧喝点值钱的洋酒,没想到精英也会坐在街边喝这种东西。”

       “只是暂且不想面对狂热的粉丝罢了。”

       “不愧是冠军哪。”

      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,旁边的空易拉罐也越堆越多,也许是因为海风有些凉的关系,明明是平时完全没关系的酒量,今天却有些微醺。

       “啊,没有了。”自己旁边的袋子已经空了,Joe越过勇利伸手去够他旁边的那袋。靠在一起的身体很温暖,Joe的头发蹭到了勇利的下巴,看起来乱蓬蓬的却意外地柔软,那股好闻的味道逐渐清晰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 “啊,这边也没有了。”Joe有些失望地转身在一堆易拉罐中翻找着,撒娇般的语气听起来有些好笑。

       再去买点吧。

       Joe这样想着,却突然感觉背后有个温暖的怀抱贴了过来,腰间被一双手环住,温柔而坚固,不容拒绝,隔着衣服都能感觉到上面嵌着的金属那种冰冷,脖颈旁则是刚好相反的温热吐息,勇利略尖的下巴的重量,人体的温度。

       “·····喂、喂,你干什么,快放开我。”Joe挣扎着,却发现越挣扎被抱得越紧。

       勇利置若未闻,只是收紧了手臂,把鼻子埋在他肩膀上深深地嗅着,余光瞟到那露出的光滑脖颈和耳朵渐渐镀上红晕。

评论(16)

热度(21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