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uFu

昼【五】

(五)
    少年握住脖子上纹丝不动的手,奋力呼吸着,抬腿想要再蹬一次。茨木便皱眉加大了手上的力道,就着这个姿势将人半抬起来重重摔在地上,后背传来的火辣疼痛让小鹿闷哼一声,暂时失去了反抗的能力。

    “鹿……应该是一种温顺的动物。”茨木一边说着,一边从小鹿身上过长的亵衣上撕下一块,再用牙齿咬着撕成几长条,另一只手始终牢牢攥住纤细脖颈。

    “唔……”说不出话的少年咬着牙,眼睛里燃烧着火焰。

    茨木放开手,用布条把少年的双手绑起来举过头顶,俯下身直视他双眼,伸手挑衅地拍拍他的脸颊,“不错的表情呢。”然后用布条把他的四肢也分别绑起来。

    过程中少年自然是依旧不服地挣扎,绑好后茨木也不由得长吁了一口气。

    “放开我!”

    “真是好风景。”怀抱双手微笑着打量地板上毫无反抗之力的少年,茨木心情大好。

    “放开……!你这个无礼之人……!”随着挣扎,少年的手腕上已经可见淤青。“我才不是什么宠物!我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去做,没空陪你玩什么宠物游戏!”

    “哦?”蹲下身好整以暇地理理衣服。

    “所以说……不是说了我要为森林的同伴复仇啊!我背负着他们的性命和希望啊!”少年苍白的下唇咬出了一丝血色,不甘地偏过头去,愤怒的嘶吼后声音微微颤抖。“……你是不会明白的……”

    “性命……和复仇?”金瞳的妖怪眯起了双眼,“吾倒觉得,什么都不懂的是你。”

    “什么……”

    “就凭你现在这副样子?”

    感觉到面上笼罩下一片阴影,少年抬眼看着压在身上的妖怪,不……魔物。

    茨木忽然笑了起来,露出尖利的虎牙,好像随时能将猎物撕碎一样的锋利,他伸出舌头舔舐了一下唇角,笑得更加令人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 “说到底你的森林之所以落到这般田地是因为你吧?明明身为守护之神却这般弱小,连人类的入侵都抵不过,都自身难保了,还要庇佑子民?”

      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 指甲挑开衣衫,顺着胸前的红痕一路向下,在绑起来的四肢上流连。

    “连森林也被烧光了还自称守护者,你还……真敢说呢?啊……”好像想起了什么似的,茨木故作天真地将食指抵在唇间,“难道说,你的子民明明可以逃走,为了保护你反而送掉了性命?”

     见少年眼里火光更盛,茨木嘴角的弧度越发张狂。“看来吾猜对了。”好似听到了很好笑的事情,他笑得身体轻轻颤抖起来,“都这样还以守护者自居,你也太不知羞耻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 无法反驳……

       脑子里窜出之前平静生活的一幕幕……大概是因为太过安逸,所以忘记了危险……

       不……他说得对……是我太弱小了……

     “而且……他们拼死也要换来的希望……就这样被你葬送掉了……”

     感觉到颈边呼出的热气和湿滑的触感,胸前一边的红点被把玩着,不时被那人细长的指甲掐弄。

    “你在……唔……做什么……”

    利齿刺破皮肤,温暖的液体涌出,被茨木尽数吞下。

    “说什么背负着性命,复仇……也不过是为自己蝼蚁一样的力量而不甘找的借口罢了……”

     舔舐着手指上的血液,茨木脸上的表情突然消失了,冷冰冰的薄唇一张一合,淡淡地吐出一句“渣滓……”

    少年觉得自己切实体会到了,什么叫做恐惧。被那双金瞳桎梏,被那副利齿撕裂,这个人……可以轻易取走自己的性命……想想就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 “哦……你现在的表情更好了,终于体会到了吗?”笑着在手上聚集起一团紫色的雾气,掐住少年的脖子轻轻摇头。“有点可惜……只是现在明白已经晚了。”

      看着那只手慢慢抬起,小鹿仿佛看到接下来那股巨大的能量在自己身体里肆虐,血管爆裂开来的样子,不由得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   大家……抱歉……

       轰得一声巨响,鼓膜突突震动得好像要破裂,预想中的疼痛却没有到来。

       “怎么样?体会到了吗?……活着的感觉。”那只妖怪咧开嘴角,上面还沾着自己的血。

       “这可是只有将死之时才能体验到的宝贵经验。”

评论(5)

热度(2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