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uFu

昼【四】

(四)
茨木走之前叫了几只天邪鬼青给他包扎一下,就去找挚友喝酒了,可心里一直放不下,一壶之后便告辞。

进门看见那几只小妖怪围在门口,偷偷往屋里张望,不停叽叽喳喳地说着什么,脸上透着可疑的红晕,小风筝一晃一晃地飘。

“这么晚了还围在这里做什么?”茨木轻喝一声,用冷冽的目光一扫,几只天邪鬼青就打着颤下去了。

屋里的人已经睡着了,脚上的伤被厚厚的纱布包扎起来,还渗着点点殷红,身上的灰尘血迹也被擦洗干净,柔顺的皮毛又回复了光泽,银白的长发也被洗得一尘不染。这个屋里除了茨木就剩几只天邪鬼青,她们就找了茨木的衣服给他披着,过大的衣服松松垮垮地搭在身上。

茨木放慢脚步,走到他身边坐了下来。

这小东西洗干净了以后竟这样漂亮。

伸手顺着纤长的睫毛向下,茨木细细描绘着那张小脸,又回味起白天那嘴唇的柔软度。把手放在皮毛上,掌下传来温暖的体温,血管的颤动,抚摸的手感让人浑身舒畅。

也许是因为痒,小鹿的尾巴突然动了动,虽然只是微不可查的摇晃,还是被眼尖的茨木看见了。

嘴角的弧度不可抑制地弯起来。

玩性大发的茨木便伸手握住了那团绒球,轻轻揉捏起来。

有个这么漂亮的宠物好像很不错。

正这样想着,小鹿的腿突然往回缩了一下,接着整个人都开始抖起来。

茨木本以为自己把人扰醒了,却见小鹿仍在熟睡,只是眉头紧皱,紧紧地咬着嘴唇,额间浮起一层薄汗。渐渐地,他开始挣扎,手想要抓住什么似的向前方伸去,
腿也开始乱蹬,牵动铁链哗啦啦地响。

“不……不……”

做噩梦了吗。

茨木刚想把人拍醒,那双眼睛就突然睁开,带着愤怒,恐惧,屈辱和不甘,把他牢牢锁定。

虽然有铁链减轻了不少力度,茨木挡住腰部时手臂还是结结实实挨了一踢,吃疼呲了一口气。袖子一捞,上面已然青紫一片。

鬼王身体里暴虐的血液开始肆虐,金瞳里翻腾着怒火和征服欲。茨木看着还在喘息的小鹿,一手掐着他脖子把人按倒。

“不听话的宠物,需要好好调教。”

评论

热度(14)